-

宠物与我

 宠物与我

作者:烈烈风中

这是一个奇怪的夜晚。一个深夜里的神秘电话要求Dee 提供对於公司上的知识。Sam 在个研讨会上曾告诉她关於户外商讨的任务。Sam 认为她会感兴趣而会在几天内回应她。Dee 几乎已忘了,直到这电话吩咐她前来商讨她所需要的条件。

 

 Dee 前往Sam 事前给她相会的地址。Sam 是个迷人,深褐肤色的女郎,大约二十岁,有着修长的腿和在运动服下显得紧迫饱满的双峰。与Dee 对照起来,Dee是个娇小的金发女郎,虽然是三十七岁但看起来还不错;她的胸口和臀部是让你想把脸埋进去的那种水准。

 

 她邀请Dee 进门交瓶酒给她,然后两人谈了些关於公司的事,共度过个愉快的晚上。Dee 发觉自己已经得太多而无法驱车回家,於是接受Sam 的邀请在她家里度过一夜。

 

 当Dee 上床后传来敲门声,Sam 已进来了。Sam 坐在床头开始和Dee 聊天,Dee 也不排拒这段对话,更对Sam 躺下她身边不感惊奇。正当她们聊着,Dee 发觉Sam 的手滑下床单,正开始爱抚她的大腿。

 

 Dee 惊觉这其实并不恶心,然后开始放松身体。Sam 的手指探索着她现已潮湿的阴户,在她的豆粒上旋动刺激她的性欲。Dee 开始喘息了,而现在Sam 的手指已进入她的玉门关,温柔地抽插着。“啊┅┅哼┅┅不要┅┅”熟练的,Sam拉下床单,饥渴地嗓吸她勃起的乳头,而一边加速地在她花心里抽插。

 

 Dee 越来越享受了,Sam 弯腰来到她的阴户前,扳开她两片花瓣,添弄着Dee耸立的豆粒,用牙齿细嚼这细小的豆芽。

 

 “你┅┅你也脱下衣裳好吗?”Dee 要求道。很快的,两条赤裸裸的身躯就在这床上交缠了。

 

 不知过了多久后,Sam 站起身来到床边的抽屉拿出个束绑式的假阳具。

 

 她飞快地围上她的腰,再把润滑剂往整条假阳具涂上。她坐到Dee 下方,扳开她的腿直到她的花门裂开得象张打开的嘴,然后缓缓地把整条阳具尽根埋入。

 

 Dee 感觉到这塑胶阳具在她体内来回冲刺,这种感觉就如真的在做爱般。她的身体一仰,如张弯弓般,知道自己很快就要高潮了。

 

 “啊┅┅┅┅!”就在她的高潮来临时,她发出刺耳的叫床声。

 

 当Dee 从她的高峰沉息时,房门被打开。一个雕像般,全身穿着黑色塑胶服的黑人女郎走进来。

 

 “跪下来,你这只母狗!”Dee 被猛拉着跪下,她的双手被粗暴地绑在身后,嘴里被塞入个箝口。

 

 “我们可要好好地消遣一番了,小宠物。”

 

 Dee 被带领下一些楼梯,全身还是赤裸的,来到个看来是地牢的地方。

 

 Dee 被绑上一张桌子,双脚被抬上个U 形镫具,两腿张得大大的,两片阴唇张得里头的粉红色内部也看得到。

 

 “你的淫穴是那么令人喜爱,我们得好好玩弄一番了!”

 

 黑人女子开始用她穿着手套的手拨弄Dee 的花瓣,慢慢地插入两根手指。

 

 “哇,看来你湿得很嘛,让你更潮湿吧!”

 

 说着她跨上Dee ,拉开她股间的衣缝露出她黑色的阴户,一股金黄色的尿液澈下Dee 的花心。尿完后黑人女郎拿出个双头按摩棒,一头对准自己的穴儿插入,另一头塞入Dee 的阴户。Sam 则把一条细胶管装在个漏斗上,另一端的胶管拭入Dee 的菊穴。然后她开始对漏斗倒下些液体,让泡沫壮的液体进入Dee 的肛门,来个强烈的灌肠。

 

 “天啊,这是多么的淫糜啊,两个洞穴都被塞满了!”

 

 下腹的灌肠和在阴户里的假阳具对Dee 来说是超过她所能忍受的了。很快的她全身抽搐,又达到第二次的高潮了。黑人女子便退下来。就在Dee 平息时,一只大型的阿拉斯加犬走进房来。它似乎知道该做些什么,它的头探到Dee 的双腿之间,以它粗糙的舌头添着她的阴户。同时的Sam 拭弄着它的突出物,一阵子狗儿就完全勃起了。

 

 两个女子把狗抬上桌上,Sam 把它勃张的家伙对准Dee 的洞穴,狗儿也不需任何指示,狠狠地就把它的家伙插入桃源洞!它很快地便粉碎Dee 原本的信念,本来是深感怨恶的,但现在她真的享受这只魔鬼般巨大的肉柱在她穴里抽插的滋味。

 

 女郎们看着狗儿而弓起背来,蝴蝶结末端隐入Dee 的淫穴内,把她的两片红肿的阴唇扩张的极限。Dee 感觉到这肉柱把她的阴户扩的前所未有的阔度;她从来没有感觉这么蓬松,这么快感。此时,狗儿开始在她的体内深处爆发岩浆了,在阴壁内出热液。她也开始达到高峰,然后快感象电流袭向全身就高潮了。

 

 於此同时,黑妞把黑黝黝的阴户凑到她嘴上,张开她的黑唇让Dee 把舌头探入她的蜜穴!

 

 Dee 酷爱品尝黑妞豆芽的感觉,她喜欢当她用牙齿咬或细嚼它时,蜜汁不停地涌向她的嘴唇的滋味。Dee 狂乱地把舌头插入黑妞菊穴,企图知道把舌头侵入另一个女性里的肛门是什么经验,原来她是这么喜欢它!她的舌头在黑妞摺纹的菊穴游走,慢慢地小洞穴张开了,她开始让舌头插入里头。

 

 “天啊,你的舌头在我的肛门里的感觉真妙!”她梦呓道,“再添入些,你这添肛门的妓女!”

 

 Dee 尽所能地穿透她的菊穴,而手上也不闲着地爱抚黑妞淫水泛滥的阴户。

 

 “干我吧,操我吧!我来了┅┅”说完她就达到高潮了,也在同时她又洒出另一股的金黄液到Dee 的玉户上。

 

 “让我来了,”Sam 在黑妞爬落时道∶“我要她灿烂的洞穴和迷人的身体。”

 

 Sam 把一对乳夹拿出来,开始大力地捏着Dee 的乳头,直到它们傲然地勃起耸立着。

 

 “试试它们在你乳头上的感觉吧,亲爱的。”她在Dee 耳旁轻语,然后迅速地箝夹她的乳头。“告诉我你只是一个爱被虐和被操的贱妇。”

 

 Dee 真的爱被虐,但她嘴里塞着口箝无法回应。Sam 继续地在Dee 的后洞涂上润滑剂。

 

 “这支长铁柱会进入你的肛门,我相信你会享受它的每一寸!”

 

 Dee 觉得她的菊穴正被扩张,那支铁柱滑入她的直肠,填满她后门的每一寸;它是多么甜美的折磨!“无论如何,在我品尝你之前我们有个惊喜给你。”

 

 黑妞打开另一扇门,领入一只巨大的雄人猿。看到束缚在桌上的Dee ,它缓缓地走过去,玩弄着她的淫穴,把粗长的手指插入,然后在添食手指上的蜜汁。

 

 这挑起了它的欲火,它趴下脸来添食着阴户上的蜜汁。首先它只不过是添着花瓣而已,但慢慢地开始吸吮她的豆芽,然后再添入她的内部,用舌头深深抽插她狼藉一片的阴户。明显地它的抽插又把Dee 送上九重天了。

 

 “我想她喜欢这只人猿的舌头在她的淫穴儿里的味道。看她弓起身让它进入得更深的淫荡模样。我怀疑她是否想让它的家伙侵入她的菊洞?”

 

 说着Sam 拉开人猿而黑妞把Dee 转过身子摆个狗仔式。她弄湿手指然后尽所及地拭涂Dee 的肛门。Dee 往后偷瞄,看见那只人猿的大家伙勃起得朝天,正在她后方。它捉紧她的大腿,Dee 感觉到它正搜寻着她的菊穴,然后向前一捅,穿透她深褐的小洞直到直肠里。

 

 “加油,Samson,好好用力地操她的肛门,把你的热汁尽数注入她的直肠!”

 

 人猿无须任何鼓励,它正尽力把Dee 的后洞干得蓬松;Dee 的菊洞牢牢地套着他膨胀的男根。她感觉到自己又要高潮了,似乎其中一个女子正要命地捏着她的豆芽。那条狗还在房内,她看见Sam 正套弄着它的肉柱。

 

 “给我添和吸吮它的肉根,你这贱女人!”

 

 狗儿站在Dee 的面前,Sam 引导它的肉棒到她的嘴唇,她很快地便十分用心地吸食它的阳具了。狗儿的身体开始震动,Dee 知道它很快就要射精了。她饥渴地盼望它射入她的口腔里。不久,狗儿弯起身,开始在Dee 的嘴里并射了。

 

 另一头,那只人猿正在Dee 的肛门里极力冲刺,现下Dee 几乎是处身於天堂里,它仿佛正她的身体撕成两块。不久它牢牢地抓着她的腰,就在她的菊穴里射出岩浆了。她可感觉到热液流过她内壁的情况,它的家伙正在里头萎缩,然后慢慢地它从肛门里彻出来。Dee 已完全地被转换成一只与动物交媾的母兽,只要它们有条大肉柱!

 

 (第一章完)

 

 Dee 第二天在家里醒来时还在怀疑她的经历是否是个梦。她知道自己可能掉入幻想中,但真的只是幻想吗?她沐浴后走回房间更换,准备去上班。她的身体疼痛得很,这是昨日疯狂的后遗症,还是只因疲累过度?无论如何她还得抛开一切想法,好好地度过这一天。

 

 当她返家时,她一如往常般检听留话机的讯息。这是如平常般她的母亲吩咐她联络她,因彼此母女几天内都没通话了,一股罪恶感涌上心头,她似乎该把它例为首要。当她走向电话时她听到Sam 甜美的声音从扬声器播出。

 

 “亲爱的,昨晚玩得开心吗?我们都十分快意,希望你在这周末能过来这儿。

 

 我们担保你会十分享受,但还是得看你的选择。过来这儿便是说你有胆量承受这周末的任何游戏。我们盼望会在八时左右见到你的到来。”Dee 登时止步,她的思绪开始回旋起来。她迫着想起与Sam 和那黑妞,的欢乐时光,她真的还想重新经历这段经验吗?

 

 她最初的想法是这只是她日子中的一次经验,然后就不再有第二次了。

 

 是的,她十分享受那段时光,但它不能再发生了┅┅是否真的能再来一次呢?

 

 她不得不承认她那是她一生中最刺激的性经验,一想到和动物们交媾她的蜜穴就不自主地潮湿了。她真的能再来一次吗?她的理智说“不”,但肉体开始怂恿她在周末收拾包袱,跳入她的车里前去。她坐下来,身体因兴奋而颤抖,她的选择,Sam 是这么说的,但这么一来显示出她顺从她们所想要的一切。她们会怎么超越那晚上的疯狂呢?这是没办法知道的。

 

 一路驾驶到Sam 的家都是模模糊糊般进行的,Dee 紧张又忐忑地想着她会让自己放荡到什么地步。还有一些时间让她转个弯回家,但她或许以后会后悔自己在短暂的生命中错过的这件事。